超搞笑级的白羽

啥都写,文笔辣鸡,取关随意。

水彩用的史明克的…
不太会画水彩,加油。

凌晨两点半。

/第一次摸舟渡,ooc属于我。

/更新了…

费渡睡眠一向浅,几乎是身旁的热源刚一小心翼翼的抽出去,他就醒了。
他半眯着眼睛,等那人回来。
等到他快要重新睡着了,骆闻舟还没有回来,他“啧”了一声,下床找他。
屋子里没有开灯,整个黑漆漆的,只有阳台上的一抹红忽明忽暗,衬得夜色更深。
骆一锅是个大爷,白天好像随时都能睡,晚上有一点光一点声响都会被吵醒,费渡已经想到了骆闻舟为了不吵醒这遭瘟的老猫,小心翼翼的挪过去的样子。
于是他没忍住,笑了一声,很短促的一声笑,短促到没来得及打扰到锅总的睡眠,但骆闻舟听见了,他有点诧异的回头。
“怎么醒了?”骆闻舟开口,声音有点哑,可能是感冒了。
费渡张开双手,笑眯眯地:“师兄,孤枕难眠,等你回去陪我睡呢。”
没来得及抽几口的烟已经烧了一长段烟灰,猝不及防的落到地上。
骆闻舟无奈的笑了笑,“你先去睡吧,我散散味,你不是不喜欢烟味儿?”
“哦。”费渡挑起一边眉,回答道,“师兄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突然觉得烟味还挺好闻的,尤其是你身上的。”
“一天天没事撩闲,赶紧回去睡觉。”
骆闻舟话音刚落地,费渡就已经轻轻点着步子过来了。
被夜风一吹,还小幅度的打了个哆嗦,但面上带着的微笑弧度都没变,从骆闻舟的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支烟,慢慢悠悠的点上。
骆闻舟心想,“这小身板还不如个眼镜腿,迎着风吹什么吹。”
“费事儿。”
骆闻舟刚叫出个名字,就被费渡吻住了,接着一口烟从对方嘴里渡过来,差点呛到骆闻舟。
真不叫人消停。
费渡其实并不常抽烟,烟味呛得自己难受,只好憋着气,好不容易一口烟全渡给骆闻舟,正准备骚一句:“师兄,抽烟不如吻我。”
骆闻舟突然更深的吻住费渡,舌头在费渡嘴里不讲理的胡搅蛮缠。
天知道此人这么短时间抽了多少烟,烟的苦涩从骆闻舟嘴里传递到费渡嘴里,费渡被骆闻舟夺了空气,居然还想低头数数有几个烟头。
骆闻舟不满的掐了掐费渡的腰。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费渡突然猛地推开骆闻舟,大口喘气。
骆闻舟压着声音笑了,“费事儿,怎么寻欢作乐水平也有所降低。”
“师兄。”费渡神情古怪,也压低声音,“你不觉得…我们有点像背着家长偷情的小情侣。”
啧,骆一锅那遭瘟的老肥猫。

直播事故

直播事故。

文/白羽

/ooc有
/我流老畜生接地气
/文笔废,但爱你们。

youth,于炀,19岁,三好青年,努力上进,在HOG训练刻苦,不骄不躁,HOG现任队长,HOG前队长的爱人。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大概是对待游戏和祁醉以外的事物,懒的令人发指,
懒得喝水,懒得上厕所,懒得登陆直播间账号,懒得发微博。
现在的youth看着弹幕,已经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youth!!!!!!你才19岁不可以!!!!】
【祁醉个畜生!】
【23333】
【祁醉必不可能做人23333】
原因是在一个小时之前,youth打开吃鸡,昨天晚上直播完的直播间自动登录。
平时于炀直播也不怎么讲话,看了一个小时了,直播间的小改改们居然还没有发现于炀是无意的。
直到…
今天于炀起得早,训练室空调还没开,他也不乐意放下手头的游戏去搞那个,反正也搞不明白,他没怎么接触过这些。
夏日的早晨也不那么凉爽,聚精会神打了几把游戏,于炀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薄汗。
他想着那群人应该中午前是起不来的,索性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个黑色背心,脖子上斑斑点点的红痕还没消退。
于是直播间已经炸了。
炸的很彻底。
于炀的黑色背心上洇了几片水痕,贴在身上勾勒出于炀的腹肌,于炀可能是嫌不够撩人,扯着背心扇了几下。
【我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才19岁啊啊啊啊妈妈不允许!!】
【今天我就想原!地!爆!炸!】
【我炀神在HOG过的是什么日子啊,祁醉个畜生!】
【好看!想日!】
祁醉是被一泡尿憋醒的,上完厕所顺势摸了手里刷会动态,大清早没什么活人,正准备关上手机继续睡,看到一条推送。
“您的特别关心HOG_Youth正在直播。”
???于炀在直播?
祁醉点进去的时候,于炀正在打游戏,只穿了个黑背心,吻痕在白皙的脖子上极其嚣张,鬓角还有汗将落未落。
祁醉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有点想笑,连不可描述的想法都散了个干净。
他拿了件浴衣到卫生间,把那件裹得严严实实的睡衣换了,把头发揉乱,浴衣扯出一个微妙的角度,恰巧露出前天晚上于炀情难自禁时挠出来的红痕。
然后汲着拖鞋,慢慢悠悠的晃下去给于炀开空调。
于炀一看见祁醉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做事了,一个手抖按了一枪,已经是决战圈了,于炀运气不好,没搜到消音器,三个人摸过来,在附近打了个小混战,于炀勉强打死两个,被一个捡漏的伏地魔拿满配m416收了人头。
【再接再厉,下次吃鸡。】
“队长,你…怎么醒这么早。”于炀一边说一边慌慌张张的套上外套。
祁醉骚的一批,“小哥哥,你不热吗?怎么不开空调。”
祁醉摸出手机,调出空调开关,走过去的时候还特意站在摄像头方向停留了一会儿。
【呕呕呕踹翻狗粮!】
【妈的早餐有了,886!】
【老畜生怎么醒的比于炀还晚,不行啊~~】
开了空调祁醉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往于炀旁边一蹭,歪在于炀身上,“小媳妇儿我好困啊。”
“那…那,你睡会儿,我不动。”
祁醉心想,做你妈的人。
他拉过来一个椅子,枕在于炀的腿上,“行,我睡会儿,小哥哥别乱动啊。”
这人嘴上让于炀别乱动,躺在于炀腿上不老实的到处乱摸,“小哥哥腹肌很结实啊,早餐没吃?”
“…嗯。”
“下次不许不吃早餐了啊,啧啧,小哥哥腿也很直啊。”
“…”
弹幕早就炸了。
【于炀知道在直播吗??????】
【祁醉你可做个人吧!】
【人间不直的。】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爱的cp发糖了!!】
祁醉心里泯灭的良知回光返照,觉得这样官博迟早要炸,心里失落了一秒,爬起来看于炀打游戏。
“嗯?小哥哥延迟这么高?”
于炀看了看右上,fps159。平时都是300+的。
于是于炀这才发现直播间和弹幕…
“!”
他被弹幕炸的发懵,移动了下鼠标,显示直播时间1:12:37。
他没顾上再搞其他的,直接按了关机。
“队…队长,对不起…”
祁醉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口气,叹的一波三折,“官博又要炸了。”
“我…”于炀用力揪着衣角。
“没事,不怪你。”祁醉凑在于炀耳边,“如果今晚补偿补偿我就好了。”
于炀没忍住红了脸,往后缩了缩,点了点头。
今天祁醉做人了吗?

黄少天

黄少天啊,三分的剑客三分的凡人,三分是粤语歌里清朗干净的少年,还有一份是世间最锋利最耀眼的光。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了解过黑网吧,未成年可以进的那种,里面电脑都不是什么好电脑,除了未成年,更多的是图个便宜的混混和油腻不讲理的中年人,抽烟的骂人的挤成一片,不分什么无烟区抽烟区,满口的生殖器官,甚至乱一点的还有“借钱”。

黄少天就是从这样的环境中被魏琛捡回训练营的,之所以用了“捡”这个字,是因为,那个地方说实话称为垃圾场也不为过。

没有安全保障,没有卫生标准。

可我们的小剑客啊,从脏乱的环境里摸索出来,长成了最好的样子。

黄少天学习不好,最叛逆的年龄,家里父母工作忙,没什么时间精力去照看他,于是缺少被关注的感觉,会不由自主的在另外的地方找存在感。

他有游戏天赋,游戏里的人管他叫“大神”,他一出现,公会所有人都很兴奋。

于是他好像更喜欢这个游戏了。

我是在不敢想,如果魏琛没有把他从那个环境里扯出来是什么样的,黄少天会成为什么人?和那些浑浑噩噩度过一生的人一样吗?

他不顾电竞产业刚刚起步,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梦想的路。

训练营多苦啊,每天打游戏打十几个小时,有时候打到看到游戏就想吐,黄少天自由散漫惯了,也曾想过放弃。

但是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要什么都得要面子,加上自己又是训练营的翘楚,忍不住就嘚瑟起来。

他熬过了黑网吧,熬过了训练营,终于长成赛场上锋芒毕露,向着烈阳生长的剑客。

黄少天,荣耀职业选手,身份是蓝雨战队的王牌选手、副队长、战队核心。操纵神级角色“剑圣”夜雨声烦。在荣耀职业圈中以惊人判断力和捕捉把握机会的能力闻名,是联盟中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有“妖刀”之称。

荣耀职业联赛第六赛季总冠军、第六赛季常规赛MVP!

他是最好的剑圣。

生日快乐,剑圣大大。

祁醉做人?不存在的。

/ooc肯定有。
/ @南烟柒 我的烟最近在看AWM,摸了个段子给她。
/祁醉在人间。

HOG总部基地气氛异常奇怪,低气压几乎笼罩着每一个人,卜娜娜开着直播也没和观众各种撩骚,就只是正经的解释几个操作而已。
于炀久违的开了一次直播,刚洗完头,顺着毛面无表情的打开了单排。
直播刚开没多久,于炀的女友粉妈妈粉cp粉技术粉以及黑子闻风而动。
[哇!!看完刷到了什么!!]
[顺毛好可爱!!]
[youth刚洗完澡?]
……
于炀挑着几个回答了下,“嗯,没,单排,嗯…对,刚洗完澡。”
第一把游戏于炀选择跳机场,一贯的刚,不过运气实在不好。
搜了一圈只搜到一把uzi,还有一堆配件,一个二级包和二级甲,拿到一个三级头,子弹拿到不少。
于炀“啧”了一声,瞥见一个人影,uzi没办法装倍镜,于炀扫了一眼周围,架枪扫射。
枪声一响已经暴露了自己位置,于炀快速舔了包,拿到一把m14,配件只差一个枪屁股,不过已经足够了。
安全区还有1:53刷新,新的安全区没在机场,于炀快速清了机场的人,可惜只找到一辆二蹦子(摩托车)。
时间还有0:30刷新。
于炀没挑,骑上二蹦子往安全区跑。
[66666666!!!]
[小炀神好帅!炀神嫁我!!!]
[+我微信看片♡♡♡♡]
[麦片哥guna!]
[youth你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你的直播间会有麦片哥哈哈哈哈哈]
[祁醉女友粉日常提问:见到我那么大一个DRUNK了吗?]
[6666youth这波牛批啊!]
于炀打游戏是很少说话的,弹幕不过偶尔回复,今天唯独破了例,“队长不在,别刷了。”
[?????]
[喜闻乐见?]
[咋回事啊?????]
于炀看着弹幕上满屏的问号,皱了皱眉,更有的粉丝跑到卜娜娜的直播间刷,问他们俩怎么了。
卜娜娜和于炀都坐在训练室,也不好说,只好装作没看见。
于炀这把比赛已经打到还剩13个人了,于炀一个失误,被后面的人爆了头。
【再接再厉,下次吃鸡。】
弹幕彻底爆炸,黑子们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一波嘲讽带司马龙鸣,怎么恶心怎么骂,粉丝也是个个不服气,对骂起来。
【系统通知:(房管)HOG_DRUNK禁言“于炀简直龙鸣”一个月。】
【系统通知:(房管)HOG_DRUNK禁言“主播弱智”一个月。】
……
弹幕安静了一瞬间,又瞬间爆炸。
[卧槽!!祁神!!!]
[又是在别的直播间偶遇祁醉的一天…]
[祁神你终于来了,炀神冷暴力观众很久了2333]
【(房管)HOG_DRUNK:怎么不接电话?】
于炀看到弹幕,又慌忙去摸手机,显示23个未接,最早一个是自己刚成盒的时候打的。“手机静音,我没看到。”
话音还没落地,祁醉就一个语音甩过来了。
于炀纠结了一下,点了接受。
“喂,小哥哥在吗?”
“…在。”
“小哥哥生气啦?怎么这么凶啊?”祁醉含着笑意开口。
“没有…没生气,没凶…”
[刚刚觉得他们两个吵架了的我,简直是个弱智。]
[楼上+1。]
[甜食怪…妈的狗粮!]
[youth拿出你刚机场的气势啊!!!]
[帝国狼犬进化!究极小奶狗!]
于炀看着弹幕,和祁醉聊着,又忍不住去点单排。
“那小哥哥怎么总躲我啊?”
“没…没躲你。”
于炀回答完就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叉掉了游戏,祁醉凑在他耳边说,“那小哥哥是害羞了?”
于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带着电竞椅往后滑了一下,又被祁醉一把拉回来。
“小哥哥,你还没说呢,是不是害羞了?”
[万人血书祁醉做个人。]
[祁醉:不当人真好。]
[散了吧散了吧于炀刚不过这个老畜生。]
[youth好软萌啊!!!妈妈爱你!!!]
于炀看着炸了的弹幕,脸更红了,轻轻的“嗯”了一声,不过由于耳麦的收音效果太好,这一声还是被收了进去。
[帝国狼犬?不存在的。]
[秋秋祁醉做个人吧。]
[祁醉做人?不存在的]
……
“小哥哥,小队长,我错了,我昨天晚上不该太过分的,别生气了,好不好?”
于炀手忙脚乱的关掉了直播。
然而黑屏的直播间依旧有很多人没缓过来。
[卧槽!!!祁醉个老阴逼对于炀做了什么!]
[炀神成年了吗这个畜生!]
[楼上…炀神成年了…]
[成年了也不行,这个畜生!!]

风月(一)

/这个是原创,也不是写着玩的,存一下。

景烨早就醒了,抱着怀中的人没说话,低头用一种近乎深情的眼神看着林风月。
许是被他锢在怀里不舒服,没多久林风月就醒了,挣扎了几下,意识还没完全苏醒,没觉得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不耐烦的一巴掌发在景烨放在他腰间的手上。
景烨被打了一下也不恼,凑在他耳边低声说:“小猫儿,男人大清早是会有反应的。”

【一】

2018.7.2

“生在一个格外没人管教的家庭,没能长成三观不正,愤世嫉俗的人,已经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我实在分不出半颗心交给这个烟尘笼罩下看不清的世界了,我很抱歉。”

宋奇英眼里的张佳乐。

/ooc预警
/诈尸,最近忙(其实就是懒。)
/如有撞梗算我抄你。
/“白羽总说,会更新的会更新的,然后又到了下一周。”

宋奇英在张佳乐来霸图之前,没怎么见过他本人,偶尔远远的望见一次,更多的是听到“繁花血景”的传说。

他第一次见张佳乐,是在电视上,那时候张佳乐还是百花的人,繁花血景火遍大江南北。那时候的张佳乐跳脱的很,比现在还能作妖,留着半长不短的中长发,穿着百花粉粉嫩嫩的衣服。这人没孙哲平长的那么正气,在孙哲平身边硬是衬得很娇小。

后来家里的表姐用完电脑忘记关,宋奇英还只是个热爱打荣耀的小孩子。

还在运作的电脑网页上大喇喇的扔着一篇双花同人文。

“双花?”小宋奇英往下翻了翻,的确是张佳乐和孙哲平,“繁花血景!”

同人文中的张佳乐总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天天嚷嚷着“大孙QAQ。”加上宋奇英脑海里的那些粉粉嫩嫩扎着辫子的形象,自己给张佳乐定了个“软”的形象。

繁花血景解散那天,家里的表姐突然收拾起来。准备卖掉了所有双花的书,他有些不懂,又好像隐隐约约懂了。
“姐,你干嘛把这些卖掉啊。”
“现实都没了,还要这种想象的东西干嘛?”
“可是他们人还在啊,只是解散了…”
“……”他的表姐突然沉默,过了很久又一本一本的把那些书放在书柜上,“嗯,人还在。”
只是她再也没翻开过这些书。

后来张佳乐转会到霸图,宋奇英恰好是霸图的人,这才有些接触。

张佳乐平时惯会作妖,除了韩文清不好惹,连张新杰都敢去撩拨两下,宋奇英平时对自己管理还挺严,没敢跟着张佳乐一起乱来,接触也不多,不过平时看他混惯了,又在脑海里张佳乐的旁边标注了“闹。”

后来,网游中,孙哲平拔刀,张佳乐举枪,一眼万年,繁花血景。

宋奇英乖巧的坐在训练室,看着张佳乐强忍着哽咽,叫了声:“孙哲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和这个人一样倔强,不肯掉下来。

这个人,挺倔的。

黄少天和张佳乐一起,就不单单是1+1=2那么简单了,不管是霸图客场蓝雨,还是蓝雨客场霸图,他们两个总能把地方搅得鸡犬不宁,鸡飞狗跳的。黄少天负责鸡犬不宁,张佳乐负责鸡飞狗跳。

“是真闹。”宋奇英远远的看着两个人追打,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百花转型了,半个职业选手的宋奇英从他的副队嘴里听到这个消息,同坐一个训练室,张佳乐也听到了,宋奇英下意识去看张佳乐,那人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哦”了一声。

真跟不在意似的,宋奇英说:“是真倔。”

他明明看到,训练完张佳乐坐在休息室里嗑瓜子,用手机搜“淘宝最好吃的十家零食店”时,搜索记录老老实实躺着“百花 转型”。

后来孙哲平和张佳乐和好了,不再是繁花血景,但关系好像更好了。

两个人去了不同的战队,继续着自己的荣耀梦。

“淘宝最好吃的十家零食店”,一家不落的寄到霸图,进了张佳乐的肚子,偶尔霸图的其他人还能沾个光。

“软”是宋奇英给张佳乐的第一印象,一直根深蒂固无法拔除,后来张佳乐跟孙哲平打电话,一口一个“大孙”,让宋奇英觉得,同人本好像也没写错。

这个印象彻底改变,是夏休期,义斩的人为了和联盟里的人多认识认识,一个个战队请过去吃饭,来回路费全包,五星级酒店,专车接送。

嘿,人义斩的老板有这个钱。

作为“大漠孤烟”的继承人,副队张新杰特意带上他,也叫他多认识熟悉一下各家战队的人。

刚到义斩战队门口,张佳乐从车里边一路挤到车门口,踩着韩文清的脚,蹭歪了张新杰的眼镜。

顶着外边的烈日炎炎给孙哲平打电话。

“他妈的孙哲平快给你乐爷滚下来!”

宋奇英有些愣住了,说好的“软”呢?不过看那边孙哲平急急忙忙从空调屋里带着一身凉气冲出来,把张佳乐抱了个满怀,自个摇了摇头,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摸出手机拍了一张。

“小宋,你干嘛呢。”林敬言推了推眼镜,问他。

宋奇英干脆的把手机亮出来,是短信界面,把刚拍好的图发给了自己表姐。

林敬言无奈的笑了笑,“你发这个干什么。”

宋奇英还没说话,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拿近了看,是表姐的回复,只有七个字。

“繁花血景一万年。”

【全职/喻黄】请君入梦(六)

/拖了好久的稿。

/和南烟儿的联文 @南烟柒

/梦境paro

/OOC预警!

/下文前文看tag


“呃…”黄少天的声音一下子卡住了,这问题是什么他还不知道。
郑轩在旁边一直着急提示,声音都快戳到魏琛耳朵里了,可黄少天还是眨眨眼睛,愣是没听见。
离得远了其实声音传不过去,然而魏琛那仿佛看破红尘的混浊眼珠还没有瞎,早就看见郑轩鬼鬼祟祟不成样子,冷哼一声,“旁边这位同学你是有什么好的见解吗?”
郑轩虎躯一震,本来悄声的嘀嘀咕咕突然就被按了静止。
黄少天昏昏沉沉脑子里一团浆糊,晃一晃还能听见黏糊的声音,“…旧事物的消逝。”
“你嘀嘀咕咕啥玩意呢?黄少天,下课带一千字检讨来办公室。”魏琛气的说不下去,只得无奈的摆摆手,让他俩坐下了。
下课后黄少天捏着两张密密麻麻写满检查的纸低着头去了魏琛的办公室。
魏琛坐在桌子边,手指刚刚取下叼在嘴上抽了一半的烟,另一只手端起桌上的大茶缸喝了一口,香烟晃晃悠悠飘在空中,隔着灰白的烟雾,黄少天仿佛看见了魏琛怅然的眼神。
“你啊……”魏琛叹口气,“不是不够聪明,也不是不努力,但你就说说你今天……”
魏琛一边说一边在桌上猛拍两下制造声势。
“我错了老魏。”黄少天递上检讨。
“叫什么老魏!别和我套近乎!没大没小!”魏琛一把拽过检讨,看也不看一眼随手就丢在了桌上。
“你说说你这状态怎么回事?”
“我……没睡好。”黄少天想说的太多了,但又觉得这些事情太过于玄幻,说出来指不定被魏琛怎么嘲讽呢。
“啧……”魏琛啧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我知道你前段时间……呃……但还是别老想了,容易魔怔。”
黄少天点点头。
“算了,你去吧。”魏琛摆摆手,让他出去了。
黄少天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郑轩等在门口,郑轩凑过去给黄少天竖了个大拇指,“我说黄少,你也太厉害了,老魏的课都敢这样,他说什么没有?专业课不让你过啦?”
“……”黄少天不说话。
见黄少天半天没反应,郑轩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把黄少天从神游中拉出来。
“我次奥阿轩你干嘛呢?下了课不去吃饭围在我身边干嘛!惊喜儿呢?也不管你啊?”黄少天猛地一惊,不乐意让郑轩看出他的状态,撇撇嘴,碎碎念的怼人。
郑轩听着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堆,言语毫无逻辑,无语望苍天,“黄少天你睡傻了吧,景熙请假了啊!”
“呸!狗男男!”黄少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说了那么多你就注意惊喜儿了?”
郑轩回以一个中指,拖着黄少天就走,“吃饭了,都几点了,再不去食堂没饭了!”
“早就没饭了好嘛!”就算这么说,黄少天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跑起来前往食堂。
“诶黄少天!”
郑轩话刚喊出声,黄少天人影都已经消失在转角了,叹口气,郑轩只得跑着跟上去。
等他们一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食堂,已经没有几个人还在吃饭了,残羹冷炙混合着散发出一种不太好闻的气味。
郑轩用手肘怼了黄少天一下:“压力山大……黄少,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还行啊。”黄少天看了一圈,“至少没秋葵啊你说秋葵那玩意是人吃的吗!”
“别吧黄少天你又要bb两个小时秋葵有多难吃了吗?”
“就你屁话多,吃个饭也不老实,诶阿轩你吃什么,我给你打,不说我可随便买了啊?”
被黄少天说屁话多的郑轩:“……”委屈!
黄少天在一堆算不上多好的剩饭里用找对象的挑剔眼神来回盯了三圈,最终买了两份白米饭,一份西红柿炒蛋和几个小菜。
黄少天刚打好饭走过来,郑轩就火急火燎跳起来,“黄少,惊喜儿回来了我去接他!”
黄少天磨牙了好久,最后把一肚子话憋进去,回了句:“狗男男。”
郑轩跑了,黄少天有话没人可讲,只能压了压话头,一口接一口往嘴里戳着饭。
“少天?”一个人端着餐盘坐到了他面前,轻飘飘的语气呼唤着他的名字。
黄少天从神游中猛然惊醒,面前依旧放着那个被戳的一片狼藉的米饭,和那盘对G市人并不友好的西红柿炒蛋。
对面的人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一双在梦里对上过多次的眼睛直直的撞进他的目光,视线在空气中纠纠缠缠地焦灼一会儿,视线之下还有他大概再也没办法忘记的清秀面孔。
“…喻文州?”
那人温柔的笑了笑,点点头,“是我。”
“你不是…”黄少天刚想说你不是死了吗,又觉得这句话放在这时候来说好像有点惊悚,寒气顺着脊柱就爬了上来,卡在喉咙里的话头一转生生改成颤抖的一句,“你到底是什么……”
喻文州不说话,就像之前任何一个梦境里一样,微笑着,眼睛里只有浓郁的化不开的深邃莫测,却微妙地把黄少天的质问打碎在空气中。
黄少天急了,诡异的感觉在周身挥之不去,像是无形之中束缚住他,越缠越紧,喘不上气,挣脱不开。
“你到底是什么!”黄少天拔高音量又问了一句,整个人已经坐不住凳子而跳了起来。
喻文州沉默,低头看着眼前的餐盘,片刻之后像是叹息一般轻笑出声,然后缓缓开了口。
“我是什么呢?”
黄少天手指颤抖着,没有说话,喻文州接着说,“对啊……我是什么呢?”
喻文州终于从低头数米的姿势中抬起了头,微微笑着,伸出手虚指一下黄少天的胸口。
他说,“我来自这里。”
喻文州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双筷子,他夹了一筷子西红柿炒蛋放进口中,细细咀嚼,然后慢慢咽下去,“真咸。”
“来自……这里?”黄少天下意识把手抚在胸口,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来自耳边更清晰的声音炸的回魂,对面的人已经不见了,徐景熙一巴掌拍他脑门儿上,吆喝:“我可怜的黄少哟,阿轩就给你吃这个啊?”
郑轩无奈的辩解:“我说要出去吃的,黄少天他自己非来。”
黄少天一言不发,夹起一筷子西红柿炒蛋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再艰难地咽下去。
“真咸。”
TBC.

【黑遍全联盟】女装大佬杰西卡的爱情故事

/极度ooc.,脑洞产物。
/傻屌文。
/好几句话的喻黄。
/求蓝手红心。
/我不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像童话的村庄,它叫荣耀村。
村东头住着一个清纯可爱,有着一只卡姿兰大眼睛的女装大佬,他就是史上最可爱高中生,杰西卡。
杰是杰里杰气的杰,西是东北那个西,卡是李泽言的卡。
而在村西头,住着一个貌美如花胸大一甩奶四海的牧师,手里总是拎着一个大砍刀(?),走街串巷的为人们祈福。
杰西卡最近总是不开心,他的扫把三天两头掉毛,总是三长两短的掉,弄的村北边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牧师追着砍。
路过村南边的时候,随手一发星星射线弄倒了黄·话唠·伐木工·少天种的第108棵树,被某个妻奴术士下了诅咒——让他的左眼看起来格外明亮。
杰西卡闭门不出三天,喝着冰阔落沉思,心一横,要出门治治异常明亮的眼睛。
可是村北边的牧师已经被自己得罪透了,村南边的术士也不可能给自己解开,那个术士的心像墨水一样黑。
杰西卡摸了摸自己又掉落不少的头发,叹了口气,骑着和自己脱发一样严重的扫把飞到了村西头。
胸大一甩奶四海的牧师今天依旧在擦他的大砍刀,看到美丽动人的杰西卡,大叫道:“哦上帝,这就是我寻找多年的眼精。”
“眼睛?你居然把我视为你的眼睛。”杰西卡很感动,“我要以身相许。”
“哦不,你是眼精,我们不适合!”牧师扔掉了他的大砍刀,缩在真皮沙发的一角。
杰西卡更感动了,“你居然肯为了我放下屠刀!”
“操你mua…算了,我爱你。”
从此,胸大一甩奶四海的牧师和貌美如花有着卡姿兰大眼睛的杰西卡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从前有个荣耀村。
有个美丽的女装大佬,他叫杰西卡。
他眼里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他的家里有一个拼命练传说级功法《斗转星移》的牧师。
他想把杰西卡左眼的星辰,挪移到右眼,大概4500颗。